第八十四章千杯不醉(1/2)

加入书签

  两个人的走走,却变成了一个人的等待。

  越则煜站在快要褪去的余晖中,双眼看着前方,没有焦距,没有企盼,只是放空。

  日落时分的阳光被竹叶一层一层过滤,最后留在地上的只有薄薄一丝浮色。

  已等了两个时辰,最初的肯定也被动摇,碎叶的清脆声,不过是告诉他,是时候戳破他的一厢情愿。

  太阳被地平线吞没,天际的光亮仅靠最后一点余光在死撑。

  林子朝站在越则煜面前,看着他,要开口——

  “我说过,不会放你走。”

  强势的打断,一如越则煜的一贯作风。

  这一句林子朝记忆犹新,就算忘记,腿上的疼痛也会时不时帮他记起顶撞煜王的下场。当初的反抗换来了一顿无妄的藤罚,希望这一次,自己能有个好下场。

  忽略越则煜眼中的威胁,林子朝深吸一口气,咧嘴一笑。

  “王爷一言九鼎,只是如今,越则煜已不再是当初那个煜王……”

  当初的煜王,这个当初和如今……林子朝是在说自己如今奈他不得吗?越则煜三个字已一败涂地,林子朝已无必要替他上心吗?

  越则煜心头窜起的怒火让他不能控制自己脸上的表情,怒极反笑。

  “既然如此,当初又何必救我?”

  “后来恪王不是来找您了吗?”

  疑问对疑问,没有回答,却又有了答案。

  越则煜盯着林子朝半晌,看着林子朝又摆出了他最讨厌的那张面孔,沉声道:“不过就是想陪你兄长,何必装的如此绝情……在你心里,没人的分量能比得过他。”

  最后一句声音很轻,轻到林子朝差点以为越则煜竟然在抱怨。

  林子朝沉默片刻开口道:“我一向调侃自己运气不好,与家人平静生活是我一生所愿,刚刚恪王的话点醒了我,原来我这一生好运都耗尽在此,兄长平安,劫后重生,我还有什么不知足?余生子朝必会尽力帮您解去身上余毒,望您成全。

  说完,林子朝深深一拜。

  天际最后一丝光亮也消耗殆尽,黑暗终于灌满了整片天空。

  今天的夜,连一丝星光也不曾挣脱。

  看着林子朝冲他弓下的腰,心里的话不受控的自己跳出。

  “只剩一年半了……”

  声音中透出的那一丝挽留连越则煜自己都能听见,在他看来甚至有那么一点可怜卑微。

  娘亲、父皇、母妃、五弟、诸葛先生、盛延、书迁……没有人了,他身边只剩林子朝一个,他不想让他走,任何原因都不愿。

  没有起身,林子朝的回答只有三个字。

  “我不能。”

  “不能吗?”

  喃喃重复着三个字,像是一根铁钉钉入平整的冰面,从一点、一圈、一块、一片,直至整个冰面——砰然破碎。

  突然,越则煜抓住林子朝的手腕,一把将他拽进怀里,盯着他的双眼,冷冷问道:“是不能,还是不愿?”

  像是一个固执的小孩,装作大人模样幼稚的威胁别人,只可以说出他想要的答案。

  手腕的剧痛没有让林子朝皱眉,面对越则煜的突然暴怒,林子朝只是回看去,轻轻笑道:“有区别吗?”

  即便此刻的竹林只剩一片漆黑,但两人如此近的距离,越则煜依旧能辨别出林子朝的平静与疏离。

章节目录